叶迅
本裕国际·董事总经理

感谢上苍给予的厚爱用以抵消同龄人所面对纷扰世事而产生的焦虑。在本裕属于绝对的大叔级别,生于75前,有幸见证了祖国改革开放最激昂精彩的前二十年,可惜由于那时的自己还太年轻,只能作壁上观而成不了弄潮儿。当我们哼唱着光辉岁月感觉自己有能力去掌控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个激荡时代已与我们悄悄地作了告别。是最后一批要在六一儿童节穿白衬衫,蓝裤子,白球鞋的一代人,也是最后一批成系统的接受传统教育的一代人。可有一天却突然感觉自己所接受的传统教育与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有如一场悖论,无法发现它们的交叉亦或是平行。在纠结于该向哪一方妥协时却意外发现其实自己早已变成了良心让狗吃了一半还剩一半的矛盾体,是保留剩余的良心还是把仅剩的半拉良心拿去喂狗成了一个要认真思考的问题。自小把“贫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当作座右铭以近乎于对信仰的执着来信奉着,其实说白了就是先管好自己再说别的。在舍得之间急需找寻一个自己的方向,在彷徨纠结中忽然感到自己青春不再。这也许就是在北京长大的这一代人的缩影也亦或个案,表演刚刚开始就要准备谢幕。

其实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这时代的精彩,然而往往被我们自己所忽略,“患得患失”也许是这一代人的共性。伴随年纪的增长,慢慢喜欢从容这个词所对应的那种状态,渐渐用思考代替了争论,用随意取代了刻意,也明白了苏轼在赤壁怀古里的那句名言“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的含义。“没有绝对的对错与真相,只有看问题不同的立场与角度”,岁月虽然磨平了我们的棱角,但也同时告诉我们用另一种方式去看这世界。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思考也许就会有不同的答案,让我真正体会了包容的含义。

本裕国际,一个以85后占多数的充满激情的年轻团队,让我所感受到的不止是“后生可畏”,也更多的是“后生可爱”。他们对工作的认真,对朋友的热情,对事业的执着以及他们张扬的个性,对固有的不屑,无不彰显出年轻一代的朝气及对未知探索的勇气。团结,协作,务实,守信,也许这是在我眼里所看到的本裕国际已具备的企业文化及核心竞争力,而作为公司领导之一,我觉得自己有责任维护这一核心价值并将之发扬。作为一个已步入不惑之年的大叔,愿用我的理性与经验,包容与阅历来帮助这群年轻人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面对这样一个年轻团队,我莫名会感觉到哪怕是作块垫脚石,也有它的意义与荣光。

叶迅,1995年肄业于北京联合大学开始独立创业,1997年后曾供职于北京市文化局,司法部下属天平公司,国家旅游局下属华龙集团及清华紫光集团下属紫光药业等企事业单位。06年后从事投资行业,迄今有10年的从业经验。曾任职于安联资本高级经理,参与上海万兴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工作,加拿大皇家投资集团中国市场部总监,参与主持美国多所大学公寓改造融资项目。加拿大投资银行Canaccord亚洲区高级经理,参与组建中加自然资源基金,并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协作完成由加拿大时任总理哈勃与中国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见证签署谅解备忘录。2012年参与组建本裕国际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