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佧
本裕国际·联席总裁

天道酬勤,这句座右铭听起来略显老派,从中不难判断出我的年龄,但它确实挂在我的办公室的墙上。虽已接近知天命的年纪,但每当自己感到疲惫时总还是忍不住拿它来激励一下自己。“我是于佧,本裕国际的联席总裁,因曾长时间生活在国外的关系,身边的朋友习惯叫我英文名字飞利浦,因为这名字很像我的工作特点:飞的很离谱。”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同时也是公司唯一的一位六零后,我想我不但要领导我们这个团队,更希望把我的经验拿出来与年轻人分享。

上世纪的80年代我远赴美国开始了自己的海外求学之路,90年代初结束学业后到了香港,在一家当时很著名的上市公司首长(此处念cháng)国际里为自己谋得了第一个职位。当时的香港正是经济最具活力的时代,由于学的是金融,而在香港这片资本市场的沃土里正适合让我闯荡,也因此见识了资本市场的美妙与凶险。最后赶在亚洲金融危机前又回到了美国,并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只是我获得了去美国雷曼兄弟的机会,自然不愿错过这更大的舞台。在雷曼美国的工作期间,我与当时所有的华尔街从业者一样经历了互联网科技的兴起,看到了那时人们的疯狂,也见证了泡沫破裂后人们的恐慌,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看到互联网科技公司就会产生一种近乎于本能的抵触。当时间进入到21世纪,因家庭的原因我获得了加拿大身份并定居加拿大(但我发誓,不敢说自己有多爱国但绝对不敢忘本),同年我成为了全球著名的保险公司德国安联保险的资管平台安联资本的全球合伙人。正是在这期间我有幸帮助了几家中国企业成功在海外上市,为此我要经常奔波于北美与中国大陆之间,也正因此我看到了祖国正发生的变化,简直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我开始更多的关注国内的一切消息,心里一直希望能有个机会让我回国发展。

机会终于在2010年出现了,当时加拿大最大的独立投资银行Canaccord希望能拓展中国市场而找到我,下面就不用多说了,一拍即合我加入了Canaccord,作为亚洲区的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来到了北京。因加拿大是资源大国,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为此Canaccord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共同合作成立中加自然资源基金,而我正是这个基金最早的倡导者。当时间步入2013年初,我与几位在Canaccord志同道合的同事一起出来创建了本裕至今。回顾自己这二十多年的职场生涯虽谈不上波澜壮阔,但也算绚丽多彩。有时候团队里的年轻人总让我谈谈这么多年的成功经验,可其实我更想说的却是我失败的经验。其实每次的失败如果能够认真总结失败的教训并加以修正,那对我来说未尝不是另一种财富。本裕正是这样的一个年轻的团队,在未来的打拼中难免会碰到一些困难,会经历一些失败,但我们总能有直面失败的勇气和修正错误的能力与决心。而本裕这颗新苗也会在这种历练下生长出更丰茂的枝叶。